中新網12月24日電 英國《金融時報》24日刊登專欄作家蒂姆·哈福德的文章,文章對政府刺激支出和聖誕購買決定的效率感到懷疑,並稱在這兩種情況下,人們過多註意錶面,不關註接收方真正想要什麼。
  文章稱,1939年,美國零售乾貨協會會長盧·韓註意到了一件讓他不得不擔心的事情:那一年的感恩節將落在11月30日,即最晚可能的日期。既然在感恩節結束前開始叫賣聖誕商品被視為不好的行為,這將意味著一個很短的聖誕支出季節。
  韓擔心消費者將會減少支出,破壞本已疲弱的經濟,更不必說影響零售乾貨協會成員的繁榮了。因此他和美國商務部部長哈利霍普金斯談了這件事,霍普金斯和總統富蘭克林·羅斯福談了這件事,羅斯福又和國家談了這件事。羅斯福解釋稱,既然感恩節是一個聯邦假日,那麼選擇哪一天是總統的職責——而他選擇了11月23日。
  文章指出,此舉引發了爭議。在1936年總統選舉中敗給羅斯福的共和黨人艾爾弗雷德·蘭登將羅斯福的專橫與阿道夫·希特勒相提並論,從而開啟了美國政治評論的神聖傳統。在兩年時間里,一半的美國人在舊的感恩節日期慶祝,另一半人則慶祝新的“富蘭克林感恩節”,還有兩個州採取騎牆立場,把兩個日期都列為假日。
  文章稱,這些引發了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聖誕節的宏觀經濟後果是什麼?該問題的答案取決於你們的政治。從里克·桑托勒姆和艾爾弗雷德·蘭登到英國財相喬治·奧斯本,經濟保守派人士相信,聖誕節對經濟健康幾乎毫無影響;而從埃德·鮑爾斯到富蘭克林·羅斯福,再到保羅·克魯格曼等自由派人士認為,聖誕節對宏觀經濟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
  文章稱,想象一下,在今年聖誕節,女王、教皇,甚至奧普拉·溫芙瑞宣佈,從2015年開始聖誕節將成為一個純粹的宗教節日。屆時將不會有禮物,也不會有大吃大喝。如果人們尊重這種聲明,那麼在明年12月,僅僅在美國就有大約750億美元至1000億美元的額外消費支出不會發生。結果會如何?
  一個可能是,經濟將還不錯。這是宏觀經濟學的經典觀點:廢除聖誕節之後不會有重大變化。我們將保留同樣的勞動力和同樣的技能、同樣的工廠和同樣的發電廠,以及同樣的金融部門和同樣的物流網絡。經濟生產商品和服務的能力將不會減弱,在經過一段時期的調整以後——屆時金屬箔片工廠將會更換設備,聖誕樹種植園將種植其他樹木——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近1000億美元的季節性消費支出將會被什麼替代?沒有什麼引人註目的支出,但替代還是會有的。聖誕節消失所釋放的生產力可被轉向其他用途;價格將下跌,吸引我們在一年裡的其他時間花錢。的確,取消聖誕節甚至可能小幅提振更長期的繁榮,因為把所有那些支出集中在短短幾個星期給工廠和供應鏈帶來緊張。讓我們的支出在一年裡變得均勻一些將更有效率。
  這種關於經濟運行方式的經典觀點也是英國財政大臣奧斯本和美國共和黨人的觀點。他們認為,政府刺激支出不會奏效;他們主張,削減刺激支出後,隨著私營部門彌補不足,經濟將會調整。
  文章稱,辯論的另一頭是英國影子財政大臣鮑爾斯以及克魯格曼和勞倫斯·薩默斯等美國的刺激政策支持者。克魯格曼曾經表示,對外星人襲擊的恐慌將有利於經濟發展,因為它將讓政府再次支出。既然外星人不見蹤影,那麼聖誕老人將不得不發揮作用。
  這種關於經濟運行方式的凱恩斯主義觀點在一個關鍵方面不同於經典觀念:它認為,供應並不總是自動創造需求。當聖誕節被廢除(或者金融危機破壞人們的信心和購買力)的時候,消費者將會計劃減少支出。而如果消費者計劃減少支出,價格調整可能不會讓他們改變想法;價格調整甚至可能不會發生。如果聖誕節支出消失,經濟可能需要許多年才能取代它。那些工廠仍將在那裡,工人們將依然準備勞動,但他們將無所事事。
  蒂姆·哈福德在文章中表示,誰是正確的?得坦白自己存在偏見。我對許多政府支出項目和聖誕購買決定的效率感到懷疑。在這兩種情況下,人們過多地註意錶面,不怎麼關註接收方真正想要什麼。因此長期而言,倒希望政府和聖誕節的規模都更小一些。
  他表示,這是未來聖誕節的問題。儘管自己存在偏見,但不得不承認,在這個聖誕節,利率仍接近於零。在這種情況發生改變之前,自由派人士的觀點將會占上風。刺激支出依然有效,無論刺激是來自財政部還是來自北極。  (原標題:外媒:聖誕節的宏觀經濟後果取決於政治)
創作者介紹

沙發床傢俱

lb40lbfs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